20世纪70年代,当年轻的波兰人克日什托夫·舒姆斯基 (KrzysztofSzumski)前往法国巴黎的一所大学学习的时候,他对眼前的一切感到惊奇:那里有鳞次栉比的商店和繁荣的工业生产。而在他的祖国,在苏联式的计划经济体制之下,产品匮乏,商店的货架上空空如也,工业产品在世界上没有多少竞争力,许多制造厂境况萧条。尽管舒姆斯基并不认为法国的情况十全十美,但如此强烈的反差引起了他深深的思考。

显然这不是一个关于人的问题,而是有关体制的问题。波兰人同样勤奋,同样聪明,而且舒姆斯基感到,相对于西欧国家而言,波兰还有自己的一些强项,例如教育。在巴黎学习期间,这位来自东欧的大学生感到,他的学识与法国的同窗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这种局部的优势并不能掩盖整体的不足。为什么波兰的经济就缺乏效率,生产在世界竞争中落于下风?这是严重困扰舒姆斯基的问题。

“我们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要接受一些市场经济的准则,这是最好的出路。”经过思考,舒姆斯基最终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而这不过是当时的灵光一闪,变革依然要等待时日。虽然当时波兰民众中对现状的不满情绪已经越来越高涨,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改革措施。但在“铁幕”将欧洲一分两半、西方阵营与苏联阵营相互对峙的紧张空气里,波兰处在两大势力的夹缝之中,大规模的改革仍然是一种奢望。

但十几年之后,随着坚冰被打破,随着苏联开始改革开放的新政策,随着中东欧的整体气氛趋向缓和,波兰也得到了新的机会。这个国家的新时代开始于1989年6月4日。那时,根据政府与民主派达成的协议,波兰举行了一场半自由的选举。昔日格但斯克造船厂的一位普通工人瓦文萨所组建的 “团结工会”大获全胜,民主派代表马佐维耶斯基担任总理。

从计划经济和社会主义向市场经济与自由民主制转变,这在当时是一种新的尝试。波兰政府采纳了财政部长巴尔采罗维奇提出的计划,改革波兰经济体制,控制物价高涨,建立市场经济和实施国有企业私有化。这些改革措施由于其激进性,也被称为“休克疗法”。当然,在尝试的过程中,人们难免会犯错误,也有不少人在事后对波兰的改革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批评。但不论如何,波兰依然在前进。

日裔美国政治学者福山以赞叹的语调宣称,波兰 “在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剧变,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是我一生中从未经历过的奇迹。”1989年波兰的通货膨胀率曾经高达700%,但到2005年只有2.1%。在转型过程中,波兰还是中东欧惟一避免了银行危机和外汇危机的国家。目前,波兰经济在中东欧国家中已经达到中上水平,现在的目标是推进金融改革,尽早加入欧元区,给国民带来更大的经济利益。

当年,作为学校里为数不多的会说法语的学生,舒姆斯基在竞争中胜出,赢得了奖学金,获得了前往法国学习一年半的机会,这被不少人看作是一种特殊待遇。但今天,由于欧盟的育政策,波兰人去西欧各个国家读书已经是司空见惯。不仅如此,人们还可以开车在欧盟内部畅行无阻。波兰的年轻人普遍对前景感到乐观。而现在,作为一位老人,作为两个女儿的父亲,舒姆斯基也对波兰的变化深感欣慰。他的两个女儿分别在法国和奥地利上学,再也没有人将这看作是一种奢侈了。

克日什托夫·舒姆斯基现在担任波兰共和国驻华大使,近日他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就波兰转型问题与读者分享他的经历、理解与思考。

经济观察报:许多观察家认为,在从苏维埃体制到现代民主制的转型中,波兰是最为成功的国家之一。你如何理解这一转型?它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舒姆斯基:我同意这个观点,就是说不论从经济角度还是政治角度而言,波兰在社会主义体制终结后的转型都是一个成功的故事。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近期发布的一份《转型经济报告》显示,到2006年为止,波兰是中东欧各国中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与1989年改革刚刚开始的时候相比,波兰现在的经济总量几乎提高了60%。不仅如此,我们还成功地改革了政治制度,引进了西方式的民主制。当然,革新会引发许多结果,人们不会对所有结果都感到满意。人们常常会对不平等状况的加剧以及社会上一些人群的边缘化感到疑惑。人们还会这样想,说不定在其他情况下,波兰的经济增长与整体的社会发展还能更快一些。但不论如何,对于我们在整个转型时期里取得的积极成果,我们应当感到高兴。

经济观察报:波兰从苏维埃时期继承了一些什么样的东西?那段历史如何影响了波兰后来的转型?

舒姆斯基:苏维埃时代的遗产主要都和一些负面因素有关,例如不合理的发展步伐等等。但是,人们也不应当忘记从社会主义时代继承下来的一些积极的因素。例如,与西边的各个邻国相比,波兰社会的教育水平相对比较高。受过良好教育的波兰社会能够利用转型过程中产生的各种优势,更加平稳地朝向新的环境做出调整。

舒姆斯基:是的。在波兰,所谓的“计划经济”从未真正彻底地实施过。我们的农业一直都是私营方式的,只有10%的土地掌握在国有公司手中。波兰农民拥有土地,所以他们已经习惯了市场经济的一些因素,因此后来农民也会比较容易接受市场经济的准则。

波兰不仅有土地私有的农民,而且在整个社会主义时期,波兰都有一些小型的私营公司。因此,相对于捷克共和国、匈牙利和罗马尼亚等国的情况而言,他们接受新的市场经济模式就要更容易一些。在波兰,我们从未与真正的市场经济完全断绝过联系。

舒姆斯基: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在二战当中我们遭到德国的入侵,而我们希望解放能够来自西方的大国,例如英国、美国或法国。但最终解放却来自于另一边,来自于东方的俄国人,而俄国人当时奉行苏维埃式的意识形态。可以说,波兰人并不怎么接受苏维埃式的意识形态。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改变自己的模式是很快的。在戈尔巴乔夫时代和欧洲局势缓和的时期,我们很快就完成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

经济观察报:波兰的转型比较平稳,没有发生什么暴力的事件,与一些其他中东欧国家相比,例如罗马尼亚,就有明显不同。原因是什么?

舒姆斯基:不论在政府方面还是反对派方面,双方的精英都感觉到,如果波兰的体制运行不是那么良好的话,就必须做出改变。双方的精英都达成了这样的共识。在1989年他们召开了所谓的“圆桌会谈”,所以波兰的转型方式其实是旧势力和新势力之间达成一致的结果。我认为,对于波兰而言,这是一个伟大的成就。

经济观察报:你如何解释这样的情况呢?是不是因为历史上波兰曾经经历过不少的伤痛,因此这次波兰人普遍不希望自己的国家陷于分裂?

舒姆斯基:你说得很对。我们理解波兰在历史上遇到了很多苦难,如果发生政治纷争,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我们认为最好的出路就是实现和平的转型。双方都表达了良好的意愿,虽说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的,但在旧的精英和新的精英阶层中,领导人都认为有必要采取一些做法来让这场转型得以非常平稳地进行。

经济观察报:在波兰,政治上的在社会主义体制终结后似乎陷入了困境,你认为现在正在复兴吗?

舒姆斯基:波兰彻底消失了。现在也许还有一些老年人是者,但这个政党已经彻底消失了。现在党的名字不同,而其性质基本上是社会民主主义的政党。从1989年开始,这个党已经有过两次为期四年的执政经历。现在因为是中右翼政党掌权,他们的力量相对较弱。但我认为这些社会民主主义者未来必将在波兰扮演重要的角色。现在他们的处境似乎比较困难,但几年之后,左翼政党也许会卷土重来。如何给市场经济加上更多的团结、社会正义和有利于劳工的因素,帮助那些在市场经济中处境不利的人群,这将是分子的主要挑战。在我看来,政党在波兰是有前途的,这将取决于政府的政策。如果政府非常右翼的话,也许会产生相反的作用,也许的力量会上升。如果政府比较温和的话,力量的增长也许会慢得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